邶先生

宇宙级瑞吹,沉迷王者,老年人缓慢更新

【白信】这是你的小野刀吗 4~5

#老年人继续缓慢更新
#喜欢的话戳个心心
#前文1—3戳主页
#雷点见1-3


4.
韩信:人称峡谷二哥.

自称野区爸爸.

爱好:偷东西(bu)

曾因为偷干将莫邪的剑但一不小心拿错了人家的老婆而被杀的掉不出金币.

韩信最近很苦恼,因为被莫邪杀了个精光,他不得不把家产卖了买装备——包括他的发绳.

于是韩信只能披着头发.

夏天,炎热,燥热,闷热,反正峡谷的夏天热的不可描述,这一度导致河道野怪被众度假的英雄挤出小河.

韩信委屈地哭出了声.

那就去主宰那儿游个泳乘个凉吧.

一边游泳一边乘凉一边调戏主宰,韩信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十分美好.

然后,他看到了草丛中冒出来的一个头,棕色的,白色的,绿色的——我操!李白!

韩信和李白是死队头,两人一天不抢对方的蓝就浑身难受.

之前曾为争论野区姓李还是姓韩这一话题大打出手.

韩信看了看自己的血量,觉得自己打不过李白.于是选择战略性撤退.

临走前,他丢了一个惩戒给主宰,美名其曰给你凉快一下,其实还是想把主宰收入囊中——不过可惜失败了.

李白已经从草丛里冲了出来,依稀可见对方脸上得意的笑容.

韩信转身就跑,不带一丝犹豫.

“美女!等一下!留个电话吧!”

靠,你才美女,你全家都美女.

韩信险些没忍住冲回去打死李白的欲望.

改天一定要好好和他切 · 磋一把.

没有钱买发绳的韩信在回家的路上顺走了小乔的粉色发绳.

粉色.

嗯……红色的头发粉色的头绳.

追来的周瑜没能忍住.

——噗哧

韩信也不跑了,提起枪回头就打

韩信 大杀特杀 周瑜

5.
仍然没钱的韩信只能继续扎着粉色的头绳.

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他便随手组进了一个队伍

等等?

棕色的那坨头?李白???

韩信:真是日了狗.

李白看了他一眼,乐了.

“这不重言吗,怎么,今天不去偷鲲?”

“要你管!”

“哎,今天心情不好,想请你喝杯酒.”

“白兄的酒在下可喝不起.”韩信说完便想退队.

“重言!且慢!”李白拉住他,“重言兄可有姐姐或者妹妹?”

“没有….”韩信有点小紧张。

“唉.重言兄,他们都说我是在做梦,可我确实见到了一个发色与你一般的女人,而且我好像对她一见钟情了.”

李白悲伤地蹲进小草丛,一反常态地和韩信唠了起来,可能是因为韩信有着和她一般漂亮的头发吧.

李白悄咪咪瞟了一眼韩信的高马尾.

又从兜里摸出那把小野刀,小心翼翼地捏在手里

韩信不知道李白的内心戏,只觉得自己头上直冒冷汗.

第一反应:我靠那不是我的野刀吗你还我野刀!

第二反应:我靠什么叫对我一见钟情了我喜欢女人啊!

难道他是gay?

果然李白只是认错认了吧?

等等,要是告诉李白自己就是那个人会怎么样?

会死的吧?

自己这算是欺骗良家妇男的感情吗?

那我要负责吗?

但是,好歹还是要安慰一下他吧?

韩信觉得自己仿佛是个石乐志.

“那个,白兄你也不必难过。缘分一事,强求不得.”韩信假装自己是个情圣,“若是你们二人有缘,必然会重逢的.”

“真的吗…”李白看起来还是很难过,呆毛都无精打采地瘪了下去.

这是…得有多难过啊…韩信的良心受到了谴责,仿佛有一万个赵云在心上戳戳.(赵云:??)

“白兄,你见到的或许是我的远房表妹,她昨日来探望我,今天回去了.”韩信昧着良心编出了一个远房表妹.

“真的吗!!!”

竖起来了!呆毛竖起来了!!!

“嗯…真的,待她下次过来,我必定将白兄介绍给她。”

“重言兄!你真是我太白的好兄弟!”李白精神抖擞地站起来,两只眼睛灼灼发光.

作为谢礼,

李白给韩信打了一个蓝爸爸.


蓝爸爸: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

想吃啥糖我写给你们吃啊!

玻璃渣也可以塞给你们吃噢!

喜欢 好感度+10
评论 好感度+1000
关注 好感度+max

这里阿邶/谢读

芳狄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设定的元芳本体是狼
#我家元芳就是腹黑小正太x

1)
“嗷——”
旁边的小草丛窸窸窣窣动了动,传来些似是小狗的叫声。

狄仁杰犹豫了一下,轻轻拨开草丛——是一条重伤的小狗(?)看起来虚弱极了,两只毛绒的耳朵无力的耷着,身上尽是血,只有间或一眨的眼睛证明它还活着。

仿佛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催促着他。

他俯下身去轻轻地把它抱起来。

瘦弱的它几乎没什么重量,

“嗷呜——”它只是虚弱地哀鸣了一声便将头埋进狄仁杰胸口

“如果你能活下去,那就跟着我吧。”

2)
狄府多了个新成员,是只叫元芳的小狗——狄大人给起的名字。

它重伤被抱回府的时候,城里的最好的兽医大夫看着伤势,都断言它熬不过三天。

但它却活下来了。

即便是在重伤的时候伤口感染高烧,它也未放弃,只是把爪子搭在狄仁杰手上低低的呜咽了几声。

那时候狄仁杰就知道——

这只狗将来一定有大出息。

李元芳:MDZZ,劳资是狼

3)
最近元芳总是跟着狄仁杰巡街。

可爱的东西总是特别招人喜欢——

“狄大人这是您的狗吗,真可爱。”

“是本府的狗。”狄仁杰自豪地点头。

随后说话的人便总想摸摸元芳的头,却总被无情地扭头表示拒绝。

“我家的狗不喜欢别人摸他的头。”狄仁杰自豪*2,

“当然,除了本府。”

李元芳:MDZZ…

4)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狄府的伙食太好,狄仁杰总觉得自家的小狗长得特别快。

元芳的个头变的越来越大,已有半人高,毛发也愈发油亮,有时眸子里会跃动着危险的光芒,只是面对着狄仁杰的时候,仍是一副乖巧天真的样子。

“我可能捡了只狼狗回来吧,以后狄府可不用担心有窃贼了。”狄仁杰如是对管家说道。

管家有些欲言又止。

“你说我要不要给它也挑染搓毛。”狄大人喃喃自语。

“……”管家看了看狄大人头顶的一撮绿毛,嘴角抽搐。

“狄大人,我觉得元芳它可能——”

“我决定了!改天给元芳染搓赤色的毛!”狄仁杰一拍桌子,打断了管家的话

……狄大人,我觉得元芳它可能是只狼。

5)
狄仁杰越来越喜欢自家的小狗,有时连睡觉都会让元芳一起。

元芳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传闻中铁口直断大公无私的狄公,手脚并用地抱着它家的狗,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喊“元芳”。

狄仁杰几番滚动,衣襟自是凌乱的散开,露出了瓷般细致的脖颈,让人忍不住触碰。

狄仁杰做了个梦,梦到他家的狗化作了人形,那毛茸茸的耳朵仍立在发间,围着红色的围巾,穿着密探的衣服,大大小小的飞镖别在腰间。

他清澈黑亮的眸子温柔地注视着熟睡的他,而后清浅地在他眉间印下一吻。

“好梦,我的狄大人。”

6)
自那个梦之后,狄仁杰总有些无法直视自家的狗,几次巡街都特意把它留在府中,有意无意地避着它。

自己竟然做了这样的梦,实在是…

也许改日该去配些安神的药。父母常提起的婚配,也是该好好考虑了…

这样失神着,巡完街后竟是走错了回府的路,平日跟随的护卫也因家中有事先一步告了退。

“嗖——”一支箭呼啸而来,射中了狄仁杰的右肩,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染红了右手的袖子。

此时是深夜,这里又较偏,许是哪个仇家跟踪着他,算计好了在此地想要杀了他。

平日审案无数,仇家自是不少。

剧痛撕扯着狄仁杰的思绪,再加箭上定是涂了迷药,一时间竟昏沉沉险些倒在地上。

“快!狄仁杰受伤了!抓住他!”

呼声伴随着脚步声逐渐接近,狄仁杰狠狠的咬紧牙关,退进一旁的巷子,捂着伤口无力地走了几步,终是不支地倒在了墙边。

——今日怕是难逃此劫了。

追赶的脚步已至巷口,“他逃不了多远的!搜!”

闭了闭眼,扯起一个无力的微笑。

自己这些天避着元芳不见,只怕是再也见不到了,但愿元芳不要不吃不喝才好…

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打斗声和几声哀嚎,狄仁杰强迫自己集中精神。

脚步声逐渐接近狄仁杰。

来人个子不高,头上顶着两个巨大的毛绒耳朵——等等?!!耳朵?!

一瞬间的惊诧让狄仁杰忘了疼痛,只是愣愣地盯着来人看。

来人的相貌与梦中的情景相融合。

“元芳……?”

“狄大人,我来接你回家了。”

7)
“你真的是元芳?”狄仁杰躺在床上,仍不敢置信。

“是啊。”元芳捧着米粥一口口吹着,然后舀了一勺喂到狄仁杰嘴边。

狄仁杰不喝,只是盯着李元芳看。

“怎么了?啊不对吗,可是我受伤的时
候你也是这么喂我的。”李元芳疑惑

“你真的是我养的狗吗。”

不提也罢,既然提起了——这莫名其妙被别人当了一年狗的账就不能不算。

李元芳把粥放下,大眼睛也盯着狄仁杰看,良久,扬起一个大大的纯良无害的笑脸,眼睛里却闪着危险的光芒

“狄大人,谁和你说我是狗的?”

“可是你本来就是狗啊…”

“嗯??”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眯起,扬起的笑容更甚。

“本来就是——”话说不下去了,狄仁杰突然想起来,兽医大夫来看病的时候,似乎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狄大人,这怕是只野狼,养在家中,可能有些不妥啊…待长大后,可能会对主人有所不利啊…”

狄仁杰打了个寒战。

李元芳放下粥,毛茸茸的大耳朵动了动,身子压了下去,凑在狄仁杰的耳边,用天真烂漫的声音笑着说

“狄大人,那让我来告诉您,我是狼,还是狗。”

少儿不宜画面省略。

8)
狄仁杰头疼,肩膀也疼,腰…也疼。

如今狄府多了个叫李元芳的小密探,总是顶着天真无邪的笑脸欺负人。

“狄大人不好了!做饭的张大婶被元芳气晕了!”

“狄大人不好了!!管家的宝贝香囊不见了!!!”

“狄大人!!!元芳用府里的八卦要挟,说不给他吃糖葫芦就把这些事儿都贴城墙上给百姓当笑话!”

至于元芳这么干的原因…狄仁杰是知道的。

不过是张婶儿曾经以为他是狗,逼着他吃了好多剩菜和鸡骨头。

管家也曾经用逗狗的方式来逗他玩。

狄仁杰头疼。

“叫李元芳过来。”

“嘎吱——”李元芳啃了一口糖葫芦。

“啪——”狄仁杰拍了下桌子。

“嘎吱——”又咬了一口。

“啪——”折断了手里的笔。

“你——别欺负别人了。”狄仁杰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

“可是,我没有欺负别人呀!”李元芳的大耳朵垂了下来,委屈巴巴地说道

“可是管家都和我说了。”

“我只是和他们玩啊。”

“……” 狄仁杰表示心好累,无比怀念以前纯良的小狗,额…小狼…

李元芳啃完了一串糖葫芦,蹦哒两下跑到了狄仁杰身边,亮闪闪的眼睛盯着他看,嘴角沾有晶莹的糖。

“我欺负的只有你啊!”

李元芳笑着吻了下去。

9)
啊,

糖葫芦味的吻,

好甜。

狄仁杰闭上了眼,

搂住了李元芳。

真是的,

算我认输。





这里cnAkaxi 沉迷王者
扩愉/